极道战尊第六百一十七章武罗青烟罩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极道战尊第六百一十七章武罗青烟罩营养

极道战尊 第六百一十七章武罗青烟罩

“你以为你很强吗在我眼里你不过蝼蚁而已,杀你不费吹灰之力。”一瓣瓣桃花在半空中缓缓飞舞,黑色身影周身缭绕着黑雾,语气略微有些骄傲的说着,身形如电般对着辛气节掠了过去。

来到辛气节身前,食指和中指并拢,缭绕着黑色的气旋,对着辛气节的咽喉闪电般刺去。

对方的动作迅捷无论,哪怕是辛气节也闪避不开,只能将天华无量尺拦在咽喉之前,黑色身影的手指射在天华无量尺上,传出铿锵的清脆响声,迸溅出道道火星,仿佛他的手指是钢铁做成的,而不是血肉做成的。

辛气节被一股巨力震得腾腾倒退,长袖夹杂着丝丝的银光横扫而出,银色的光芒呼啸,雷光瞬间纵横而开,将黑色身影给包裹。

“这样小儿科的攻击,是伤不到我的,哪怕我只是一道分身而已。”黑色身影看着纵横而来的雷光,缓缓的抬起手掌,手掌心黑雾涌动起来,仿佛青烟般辛气节给笼罩。

辛气节缓缓握起手掌,雷光陡然暴涨到碗口粗细,在里面四处在爆射,却无法将其洞穿,持续了半晌之后,雷光才缓缓的消散。

笼罩在辛气节身上的青烟,看似虚无缥缈,实则最少有几千斤的力量,他的双脚微微陷入了地面,看来这青烟定然是“就是因为没人管件宝物,不然不可能将自己银雷天罡释放而出的雷电,轻易就给破除银雷天罡的力量如何,他知道得甚是清楚,施展银雷天罡的话,没有大造化境后期,压根就不可能破除他的雷电之力。

“我的武罗青烟罩,可是我专门用来对付夜桃的落日神矛的,你死在我的武罗青烟罩下,也算有些造化,足矣在斗玄帝国这样的小地方流传千古了。”黑色身影紧紧握住手掌,武罗青烟罩化为了实质,化为了青色的光罩,将辛气节包裹在了其中。

辛气节将元气疯狂的注入天华无量尺中,金色的光芒瞬间便暴涨,砸在武罗青烟罩上,砰地一声巨响,青色光罩震动了下,他的手臂有些发麻,虎口溢出缕缕的血迹,全身仿佛虚脱了般,没有丝毫的力气。

“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修为,还想破除我的武罗青烟罩,真是妄想天开啊。”黑色身影冷冷笑了笑,指尖上黑色的气流涌动起来,缭绕成一道黑色剑气,剑气又细又长,布满了漆黑的纹路,对着武罗青烟罩中闪电般射去。

在他黑色的剑气洞穿而出之时,武罗青烟罩上出现一个细细的洞口,剑气从洞口中穿过期间已经斩获两个排名赛冠军。

辛气节眼中冒出刺眼的精光,等这个机会他等了好久,将体内全部的元气,注入落日神矛中,落日神矛的光华暴涨,将黑色剑气震成了粉碎,尖锐的长矛洞穿了黑色身影的胸口,黑影看着红光灿灿的落日长矛,嘶哑道:“没想到那个贱人将落日神矛都给你了,这可是她的传家之宝,价值无法限量,她都舍得给你,你和他到底甚么关系”

“我和她甚么关系,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吧。”辛气节手臂微微震动,澎湃的元气涌动,黑色身影从中间炸裂而开,滚滚的黑雾涌动而过,他便回到了原地,嘴中不断有鲜血溢出,看来夜桃的身份不简单啊,这落日神矛简直是杀人的利器,敌人稍微不注意的话,就可以将其斩杀,确实是好东西。

黑色圆球缓慢在旋转,辛气节将手掌放在黑色圆球上,元气缓缓溢出,伸入圆球中,要是用暴力将其砸碎的话,可能对夜桃的元神有所损伤,所以冒险些,用手将木偶取出。

黑色圆球上荡漾出淡淡的水波纹,他的双手缓缓探入圆球中,他的随便派出一个健将就会将可恶的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心动不如行动身躯也被吸了进去,顿时一道道黑色的电光,化为一只只巨大的触手,对着他抓了过来。

他淡淡挥了挥手,那些触手就被无形的气流震碎,一道道黑色电光,对着夜桃的元神钻去,他快速将那些黑光尽数抓住,元气荡漾而出,将其震成粉碎,将木偶取在手中。落日神矛在他元气的灌注下,爆发出红灿灿的光芒,宛如一道红色电光般,将黑色圆球给震碎,碎片散落得四处都是,落在地面当当作响。

夜桃见到辛气节将阵法破除,苍白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脑海中的压迫感尽数消散,看来自己得到自由啦。

“我帮你破除了阵法,你可以离开这里了。”辛气节脸色有些发白,微微笑了起来,将木偶递给了夜桃,舔了舔唇角的血迹说道。

“真是多谢你啊,还未问你叫甚么名字呢。”夜桃幽幽笑了笑,虽然她从皇承和石磨口中,知道他可能叫做辛气节,还是亲口问他好些。

辛气节耸肩笑道:“我叫做辛气节,我要离开这里了,不然我朋友要担心我了。”

夜桃眨了眨眼睛,幽怨道:“我可以跟着你吗,我好久没有出去了,甚么都不懂,需要好好的学习。”

“可以啊,有你这样的高手在身旁,也没有人会打我的主意。”辛气节沉吟半晌说道。

两人走出了石洞,夜桃神色冰冷,袖间射出一道红光,石洞轰隆一声,便塌陷了下去。

“为什么要将这个石洞震碎啊,要是有人知道这个石洞的话,日后这个石洞可能成为风景文物,毕竟有个女鬼住过的地方,很多人都好奇呢。”辛气节忍不住笑道。

“我的敌人很厉害,他若是知道我出去,定然会来找我麻烦,我将石洞毁去,扫除了我和你的气息,他便找不到我们了。”夜桃想到自己未婚夫,深色有些阴冷可怕,他为何要将我困在这里,十多年的青春在这里白白浪费,我好恨他啊,我要回去问他,问他到底为什么,我不会放过他。

晨光熹微,晨风吹拂,花瓣飞舞,香味弥漫,两人缓步在桃花林中,仿佛一对金童玉女,唯一有些可惜的人,夜桃的脸色太白,白得有些吓人,没有半点血色,仿佛从坟中爬出来的,要不是桃花林中没人,清晨见到她的话,还以为见到鬼了呢。

她满头的长发披在身后,身着红色裙袍,脸色苍白无比,无论是谁只怕都会想到是鬼。

在阳光的照耀下,她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想来是因为常年没有照射阳光,眼睛有些不适应,她确实是个少见的美女,长得娇小可爱,眼睛骨溜溜转动着,看上去充满灵气,对周围的新鲜事物,好像甚是那太可怕了。”好奇。

辛气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让他穿了自己的衣袍,将满头的青丝系在身后,从美少女变成了美少年,和他走出了桃花林。未完待续。

四川成都肝硬化会诊中心动态
天津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广州早泄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