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冲走但是brbr这几天对工作有种偏执的

2020年04月08日 • 中药常识 • 阅读 0

海,请冲走 但是这几天对工作有种偏执的疯狂,可能是想通过醒着拼来抓住每一次机会去争取微薄的奖金,但是另一方面我敢说是完全出于对工作的尽职

海,请冲走 但是

这几天对工作有种偏执的疯狂,可能是想通过醒着拼来抓住每一次机会去争取微薄的奖金,但是另一方面我敢说是完全出于对工作的尽职,或许还有些许的热爱。但是,中唯一不缺的就是但是。

前天在微信圈看到大学室友娟娟的朋友圈,再次看到她久违的灿烂脸庞心里是很开心的。她剪了齐耳的沙宣发,让我想到看过的她在高中时的发型,似乎她在大家都向前走的偷偷又溜回了流光溢彩的青葱年代。她戴着一副太阳镜,我一看就认出还是大学时那一副,两个曾经一起戴着太阳镜在树木葱郁的校园马路上顶着夏日的大太阳反复拍一段视频,但总是笑场,拍摄的内容是很恼,但幸运的是里还有她坐在马路中央给我认真录像的快乐模样和我因害羞总是不得不中断的画面。虽然最后临近大学结束时我们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我一度认定我和她就此形同陌路,甚至老死不相往来,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苦大仇深怎么就能燃烧得那么旺盛,都要把的心摧毁的面目全非了。

但是不管嘴上如何怨怼,却始终逃脱不了梦的纠缠,忘记有多少次梦到与娟偶然间相遇,每次都是她主动上前来找我搭话,而我每次都给予她热烈迅速的回应,但是每次梦醒之后心里的失落和郁闷就更深刻。后来的后来,的治愈效果终于在潜移默化中生效,我对与娟过去的快乐无比怀念,对她现在的状况也渴望了解,我再也受不了在其他朋友那里装作随意的口气来打听娟的消息,因为每次一旦听到与她相关的只言片语,表面上极力风平浪静,但内心早已狂风暴雨。

终于某天突然就放下了,真的,我跟一个好朋友聊了一段时间,我说我想要主动联系娟了,朋友很支持,跟她结束聊天后,我就立马去找娟了。没想到她回复地竟也那样迅速!那一瞬间我内心砰砰跳得厉害,激动兴奋的心情就好像是很久之前与晨闹了矛盾,彼此杳无音信了好久,突然他回来找我时的那种境况。我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把一直以来对她的想念像大雨倾盆一样全部倾倒出来。但是娟的显得很平静,冷静,感觉她在我未知的日子里已经成熟了许多许多,而我一瞬间就又回到了原先那个孩子气十足的模样。那次我们聊了很久,虽然大部分都是我在进行文字轰炸,但是真的很开心,那么久的心理包袱终于完全释怀,那种轻松无以言表。

虽然后来再也联系,但是心境与之前大不相同,我知道她工作很辛苦,就像其他朋友一样在自己的小里努力打拼出一抹色彩,所以我对他们只有同样的美好祝愿。当看到照片里娟的如花笑靥,我由衷地高兴,似乎看到了她与一起的同伴在沙滩上海水边无拘无束地玩耍的俏皮自由景象。

说这么多也不单单是与娟的 爱恨情仇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看到娟正做着自己向往喜欢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已经被现实捆绑了好久。我很喜欢大海,但是我第一次去海边还是在毕业那一年,并且是托了晨在青岛实习的福,虽然他是在那里吃苦。那两天给了我特别美丽的回忆,第一次见到海兴奋地竟然耍到了海水开始涨潮却浑然不知,亏得一位好心的大叔隔着好远的地方大声提醒,要不然就惨了,虽然,结果还是特别小心地卷起裤腿趟过没到膝盖以上的海水,坚硬的礁石让我的双脚十分的不适应,可又不得不在惊恐和好奇中回到了安全地带。

真想念那时的海边,尽管海浪拍打沙滩时看到了它里面裹挟着的肮脏,还有柔软的沙滩,我曾在那里忘我地奔跑,煞有介事地故作深沉,而所有难忘的时刻都被晨一一用手机记录了下来,只可惜当时的手机像素不高。还有被烈日晒得好像要渗出油来的公路,摇晃着一片黄色繁花的角落,收容我跟晨两个在大中午停下里休息看手机里视频

然而现在我却在老硝烟还未散尽的办公室里忍受着新的硝烟,我在完全不知情的条件下竟然成了公司利益争夺的出气筒。我无比愤怒那个不明就里打来电话张嘴就劈头盖脸责骂我的人,我刚开始一直耐着性子给他解释,结果不但没能让他的怒火平息一点,反而让他更加蛮横,最后我受不了他的咄咄逼人和风刀霜剑,我也提高了嗓门,这下我就全完了,他揪着我的态度紧紧不放,厉声呵斥:你小同志说话怎么这么横,啊!你还有理了! 不知道为我突然想到了处在舆论风头浪尖上的一些演员们如何被虚妄的口水喷死的。在工作中态度诚恳礼貌是我一直坚持的,也得到了很多客户的尊重,这让我有了不管工作压力多大都要认认真真去完成的原则和坚持。但是现在电话那端的那个人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在他喋喋不休的口中我俨然是一副狗仗人势的小人嘴脸!这让我备受委屈和侮辱,我想依我这样的性格在阮玲玉那个时代估计也选择自杀了。但是谁就能说这个时代的舆论就比那个时代的舆论杀伤力减半了呢?

指不定在挂完电话又会用怎样冷酷的字眼对我恶语相向。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把电话离耳朵远远的,其他同事小声催促我挂电话,但是想着那个人对我们公司高层都不带一点正眼瞧的,还是忍下了。幸亏部门负责人推门进来了,我就让他接,他起初也是耐着性子解释,最后也索性气冲冲挂了电话,这让我更加不安。

我觉得自己第一份工作就要接近尾声了,本来还在想着这两个月业绩不错能拿下五六百的奖金,这下估计会成了遣散费了。

所有人又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里,我呆呆的头发蒙,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大闷棍,又觉得自己的名誉遭到了恶劣的亵渎,我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否又是骨子里的某种偏执使然。

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肚子饿得开始咕咕叫,这都 得益于 午饭时间的那场唇舌之争和脸谱,不幸的是我不得不成为其一个小丑。

娟应该回到了自己的工作里了吧,此时此刻她是否会思念留下她美丽脸庞和爽朗笑声的那片海呢?

我不知道下次挣脱掉这一切无拘无束奔跑在某个海边会是什么时候了。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如何能彻底治疗痛经活络油是什么作用

秦皇岛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跌打损伤消肿药偏方
饮食禁忌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