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以其崇高的光环再现苦难与欢乐营养

2021年01月16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0

诗人以其崇高的光环再现苦难与欢乐营养

诗人以其崇高的光环再现苦难与欢乐。光辉四溢了,可这些手持路碑的心灵的救赎者呢,他们却如雕像般化为巨石,立于坎坎坷坷的道路以路碑的形式,指点那些从暗夜之中放牧归来的情人。

人类的发展与幻化在每一个进程达到极限的时候,总是以无序和混乱的思维定势纷呈各自对世界的思考与否定而取与舍便成了任何一种生与灭的新观念的总倾定势与必经过程。投射的太真因其物极必反的态势而必须以其向背的方式——灭绝而对人类情感与精神皈依作出最后的暂时判知。

在这样的机制的判知中,人性被分离成一种后文化的现象出现。

尽管这种后文化是以灵魂的灾难与圣洁之情遭致冷藏和劫难而告结束。但仅究其人是为一种宗教而活着的而言,为宗教在人性的源液中浸驱神灵的不安与慌乱而言,人,这种不屈的动物,在任何一种机制与雷同中都穷尽毕生的精力乐愿着搜寻其灵魂的延伸与契机。

无论是音乐还是绘画,歌颂神冥与再显神灵便是当代或先代任何一个大师必须参照其间的生与灭的过程必须。他们在众生与超渡中获得希望与原罪恶的体验。然后把这样的经验播出来,通过画布或音符将思想渗透其间,给神的众生以经验或智慧。然而诗歌呢,诗歌确以直觉的判知首先进入思维的背侧,以其画面、音律、旋转、瞬时的视觉过程飞驰其圣灵的光辉。射程从125提高至150。情感的宣泄与真的播传和导向直逼颂读者们心灵中善与恶的呈显,或于山川风雨中因净化于自然而自得其天然之乐,或于雷声滚过的暗夜顿感丑态曾历的忏悔。一种最为原本的众生之相似经历的大苦大悲从诗人的心境中层叠而出,诗人以其崇高的光环再现苦难与欢乐。光辉四溢了,可这些手持路碑的心灵的救赎者呢,他们却如雕像般化为巨石,立于坎坎坷坷的道路以路碑的形式,指点那些从暗夜之中放牧归来的情人。

东方的星辰在贫瘠而断层的崖畔闪射着固有的光芒,火样的热浪将有些许微有的新观念者们从残破的茅屋中走逐出夜空,张开双臂在旷野的空气中选择观其完满莹亮的星星,他们从欢呼中获得自在与飞翔的实现,获得日月星辰年复更潜中神冥的斑阑之色。可是,暗夜的风声正紧,将纯蓝如练的星空一抹隐去,这些圣徒们于茫然中错归居舍。回家之路的迷失与失望将他们重重颠翻,与青草为伍者有之,与荆芥为伍者有之,虽然市场热炒3D打印在冬天来临的时候化为冰雪者有之。这俱寂的天籁之象,于顷刻的时间寒气飒飒。

我以向北遥望的身姿座在这长长的南国的海岸线上,任凭思想的飞飏牵引在生我养我育我苦我而又因梅花的香气温暖我的川南水乡。虽然那长江之滨的欢乐与困惑没有因我漫漫的南行之途而顿减或消解其追求圣灵之情的完满与执着,当究其生命与大地的体验而言,我长长的飘发与坚硬的胡须就可实证我的灵魂仍在飘荡。南国的上空是什么?天空中有圣洁之诗的光芒闪射,一种固有的冰凉逼近我不敢举目于方块铣铸的汉字之中。一阵庙宇的竹梆敲碎凝固的云层,我的长梦在一阵紧过一阵的66节音符中来回低舞,那似乎己散尽的清纯与和善又将显出。

这些千年桎梏的挑战者,己跨越另一个时间,将飞腾之剑划过长空,把牢牢系在东边土地之上的红头绳渐渐剥落。黑发飘起来,手臂挥起来,双脚站起来,我这走遍西北的沉沉之足不再麻木。

失真的与渴念的将歌喉开合,在茫茫的雪源之上,一枝梅花举着我,唱出俄罗斯“三套车”之歌。有谁?在我人生顿失中给我以母怀的温暖渡过寒冬。有谁?在我沙哑的歌声无法唱出时以清泉润我歌喉。是你,我的诗人客人兄弟,你的《雪季和雨季》在我幻化回江边的小木屋中看见一件白色的风衣在江风中走出一位手持黄色手绢的圣女在风中轻摇小手。冬天来临了,雪落在大片的黄土地的上空。一片梅林之上盘旋一双眼睛忧郁高冷着的香气逼迫我借款方为公司,抵紧我模糊的双眸,无骨的心胸,当我在一次次的生的跌落之时,我从梅林中奔出,紧紧抱紧我正在飞翔的生命之光的腊色梅花。

《雪季和雨季》就是这样突然逼迫我长长的南方的海岸线的。

雨季和雪季突然逼迫太阳

我便死亡

死亡的喜悦深沉

为你脉管的黑河

意志的面容饥渴如耶稣的脸

瘦长的脸

苍白的脸静穆

一派庄严

——客人《雪季和雨季》

南中国的诗人客人兄弟是这样在我生命载体中开始再次萌动我青春之血的奔涌的。是啊

我再渡饮尽火意

火在中央,水中央

以爆燃之姿拥住整个世界

唯十字架在主的脖颈

我如此不安

步出墓地不顾碑上的姓氏

早年我是是主的孩子

收割走几千个冬日与秋阳

当我是你的兄弟或姐妹吧

隐伏在群山群峰我的方向没有向度

囚我以光,以影

以你夜夜如是的呼唤

——客人《雪季和雨季》

不就是我久已关闭的寒冷之门的渴望的扬溢之光么?多少个夜晚,我“禽着有罪的泪水卧着”,在每一个暗夜中割裂我所有的思想,让一阵阵南中国的海水拍打我曾有的与未有的冷冻之脏。我看见热腾腾的旗帜在大道上

幸福之鸟潜藏在日子的后面

一个女人

秋日般成熟的女人指引他

这迷路的孩子曾爱过所有的暗示

——客人《雪季和雨季》

这是一种人性于人本之中所产生的对源的爱的崇尚,这种圣洁的声音与对爱的呼唤把那种卑下的空间炸穿。崇高与圣洁的光环诱惑着圣洁的途径的朦胧。诗人阿,为何众多的笔已凝固,坚实的双肩不在拥有。难道“和孩子相对只是一种病态的一无所有”?难道这人类之初就降临大地的幼婴的啼哭只能淹没于月色之中?为什么“在那里,死亡是空心人的唯一希翼”,而我们用尽毕生的精力才发现自己“步履轻捷我们住在多美的一个括号里”?不!这不是一种偶显,而是一种源自先天的固有的模式与延伸。

我不敢说诗人客人在营造一种象,一种上苍圣洁之象。但我从诗国的退散与失却中深感这样的象已不再当今复出。这是一种崇高的思想的显出,一种无所畏惧的对神冥的颂扬与思考。多少个夜晚,石光华、孙山杉、陈亚平、万夏、欧阳江河、廖亦武等我们都在各自的地方,坐在人类最黑暗的深处,怀想那些四处散尽的勇敢的亡灵。清白之手举杯相邀现在各奔东西后在阴曹地府唱我们用血铸成的月光之歌,怀抱月色,把月中的孩子邀到人间—起起舞行酒。可是,现

己是第十夜

沉船边的水鸟

从浴神的满身磷光中窥见了天象

我们交谈自己的影子

交换童年的忧郁

——客人《雪季和雨季》

以主的名义

制造巧克力的热意或者混沌

——客人《雪季和雨季》

这样的悲哀压迫着我,思绪在海中浸舞。空伫的思想只能向北瞭望我生命之象的梅花开在茫茫濛濛的雪塬之上。庙宇的梆声又在敲响,纯洁的音符奔跑在梅林尖上。纷飞的碟影,幻化的守旧将我们食生的人赶到海涛之上。我们以青叶为毯,藤条为绳将我们重重捆牢。静看南国的上空琉光欢歌。其实,只要有地,我们就可在地上发芽结果,我们的生命就敢在横空飞舞。明亮的双眸注视生命中企念着的精神就能复活,一片梅林的上空,我听诗人说:

上帝如庄园 ,葬于蝶化于蝶

我始终在守望一怀心事

一披蓑老翁,独钓寒江之雪

睁开或合拢眼皮,都在领舞

一无所获的轱辘打水的响声

——客人《雪季和雨季》

想着

谁徘徊在无知无觉的箴言中

谁关闭身体忘醉于混沌

——客人《雪季和雨季》

和那

青苍瘦瘠的白马践踏幸福

秘密与忠贞

——客人《雪季和雨季》

我就再次将死亡的心境重新复合。

客人,我举目的双手猛遮额凹,将梅的香气频送《雪季和雨季》中,而那

恬静而晴和的祈求 光与影

在始与终的边缘

碾过车辆的生机

我的倔傲与柔性

向眼泪索要

……

我活着爱着你

具备某种荒原的风度

却深深地震慑着我

——客人《雪季和雨季》

诗人客人一幅幅圣洁的神灵再显图使我忘却我初读《雪季和雨季》时的初衷。宁静的夜晚中一曲喜多郎的《天界》就要将我的思念再度拉回旧梦。

世界上所有的大师们苦难的过程提醒我:客人,挺住,在这样的《雪季和雨季》过后,会有另一种光亮突显在南国的上空。那时我会“预感到漠漠宇宙在酝酿着不幸”与悲歌……

一九九三年九月四日于深圳华发北路桑达新村5栋104室。

(:王怡婷)

广州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哈尔滨医院牛皮癣
柳州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