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武弑神放手去做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0

极武弑神放手去做营养

极武弑神 265、放手去做

read336;

这声音有些熟悉,黄炫回过脸去,神情顿时一变。

一脸疲惫的少女,在另外一个女郎的陪伴下,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身后。

黄炫到嘴的话咽了下去,不知道该説什么好。

而极武社这边,神情也有些古怪。

因为来人,是仲孙馨兰与李胜男。

在仲孙馨兰与李胜男身后,还有五十名武者,一个个身着甲胄,阵容严整。

他们神情肃然,虽然有些疲惫,但不难看出,这是一支非常精锐的部队。

“馨兰……你怎么来了。”好一会儿,黄炫咽了口口水,有些尴尬地説道。

“托你们的福,把我和我家乡隔绝开来,让我边界山封印被打这将引导保险业进一步朝着利率、投资和监管的市场化方向改革破的消息都不知道。”仲孙馨兰还是锐利如同往昔,一句话,就让黄炫脸红了。

“这不是因为你正是关键时候嘛……”

仲孙馨兰盯着他,目光中带着毫不掩2014年至2040年饰的仇恨:“关键时候?仲孙家在界山守护封印十余万年,即使祖先血脉没有觉醒,也不曾放弃自己的!”

“可是我们被召回轩辕圣陵之后,才短短三年不到,封印就被人打开……我闭关之前,再三恳请派人镇守,你们黄家负责此事,结果呢!”

“这界山封印被打破的,是我们轩辕圣陵,你们黄家却还想隐瞒推托,只带着十几个人来此……”

仲孙馨兰的话语,让黄炫脸色变白了一下,然后,他目中也喷出怒火:“仲孙馨兰,你不要不知好歹,忘了自己身份!我们派了宋家来此,但被陆昊赶出……”

“你还有脸提此事,你们派来的宋家,连封印之地都没去看,就只知道对付我的朋友!”

仲孙馨兰説完之后,将一枚玉印放在了赌桌之上:“押陆昊胜,他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李胜男也将洞天指环押了上去,然后向着极武社众人行礼,脸上带着愧疚之色:“在最困难的时候,我离开大家……”

田浩然笑嘻嘻没作声,旁人也都没有作声。

虽然大伙对李胜男没有敌意,但是也不再有当年的亲近。

毕竟当年,李胜男的离开,让极武社陷入大困境之中。大伙还是将她当朋友,却不能将她当成自己的兄弟了。

那么你就要在今后的一年内忍受没有太多收入的苦。

“当年胜男离开,是为了去助我,我们被轩辕圣陵中的某些xiǎo人隔绝开来,完全不知道外边的事情,直到前段时间,封印破裂,圣陵震动,我们才出关。”

仲孙馨兰替李胜男解释了一句,但看到极武社众人的神情,并没有多少改变,她心里也是一叹。

目光又转到了黄炫身上,心中更是恼怒,这黄家在轩辕圣陵之中势力极大,几乎一手遮天,如果不是他们家族的私心,事情哪里会这样!

就在这时,她听到陆昊的声音响起:“馨兰,你回来了!”

原来陆昊看到了她们,于是又从高招本科一批扩招1547人二本录取工作今天开始擂台处跑了回来,与她相见!

仲孙馨兰没答话,仲孙诚毅倒是先跳了出来:“陆昊,你离我姐远些,我才不要你当我的姐夫!”

陆昊脸皮算厚的,被这xiǎo子説得脸立刻涨红了。

仲孙馨兰也是脸色米分红,一把捏住仲孙诚毅的耳朵:“説了不带你来,你一来就胡説八道!”

“唉痛痛痛痛……姐这不怪我,谁让你一听到陆昊这边有危险,立刻赶来呢,还将你的亲卫都带来了!”

陆昊恢复平静,目光深深地盯着仲孙馨兰。

近两年没有见面,仲孙馨兰气质更为空灵,因为带着些羞意,所以更显出少女的美。

“馨兰,谢谢你回来……胜男,你回来就好,田浩然这个胖子,可没有少念叨,説你要还在就好了!”

陆昊与仲孙馨兰只説了一句,就觉得心中有些羞赧,于是转向李胜男。

他这一句话,极武社众人脸上都漾出了笑,比起刚才那种一般朋友的笑来,可要亲切得多了。

那边黄炫冷笑着道:“想拖延时间是么?”

陆昊回过头去,咧嘴向他一笑:“这么迫不及待要你堂弟死?”

“死的只会是你,你这只有嘴上功夫的野货贱种……”

“叭!”

黄炫话没有説完,一声清脆的掌声响起,然后,他的脸就向后仰起来,清楚的五指印记,出现在他的脸上!

收回手的仲孙馨兰淡淡地道:“陆昊是我朋友,谁侮辱他,谁就是在侮辱我。”

黄炫又惊又怒,没有想到,仲孙馨兰为了陆昊,竟然敢对他动手!

“陆昊是我姐夫,姓黄的,你不想挨打,嘴巴就干净些!”仲孙诚毅又跳了出来。

当然,紧接着就被仲孙馨兰拧着耳朵揪了回去:“闭嘴,不説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姐,为什么我怎么説都要挨揪啊……”捂着耳朵的仲孙诚毅一脸委屈。

众人都大笑起来,黄炫想要发作,但立刻被仲孙馨兰气机锁定。

“不要自取其辱!”仲孙馨兰传音道。

黄炫气得浑身发抖,但心底却更感到畏惧。

仲孙馨兰觉醒的血脉太强大了,这就使得仲孙馨兰在轩辕圣陵中地位不同,乃是圣女候选之一。

黄家势力是很大,可是面对一位圣女候选,也有几分顾忌。

更重要的是,仲孙馨兰刚才气机锁定他时,展露出来的压力,让黄炫悚然心惊。

这几年,仲孙馨兰大多数时间不是在闭关苦修,就是在各处秘境进行试炼。

所以她的实力提升得非常快,但能轻易压制先天境五品的自己,这让黄炫意识到,自己与仲孙馨兰实力差距在迅速拉大!

“陆昊,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还不上擂台吗?”他不敢对仲孙馨兰发作,甚至不敢再口出污言,因此,咬牙切齿地催促陆昊。

陆昊向仲孙馨兰diǎn了diǎn头:“打完之后,我再与你説话。”

仲孙馨兰同样diǎn头:“放手去做,不要顾忌,杀了谁,我都帮你!”

她这话説得极为傲气,听得黄炫又是脸色一阴,而陆昊哈哈大笑起来。

他可不是靠着女孩儿保护的软货,即使仲孙馨兰没来,他也是当杀则杀。

不过,仲孙馨兰的到来,让他心情更为愉快舒畅,因此,走向擂台时,他的脚步都显得更加轻松。

在他身后,田浩然的赌桌又忙碌起来,齐霄府的人纷纷下注赌黄炽胜,而天策府的人则纷纷下注赌陆昊赢。

三岁孩子肚子胀气怎么办
苏州白癜风哪家好
广州盆腔炎治疗多少钱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