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妃太蛮横 第二十二章:酒后失智

2020年04月08日 • 中医丰胸 • 阅读 1

鬼妃太蛮横 第二十二章:酒后失智随墨云来到城中繁华的长安大道,这条街每一天都很热闹,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来往往,有外来客人,住宿,游玩,

鬼妃太蛮横 第二十二章:酒后失智

随墨云来到城中繁华的长安大道,这条街每一天都很热闹,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来往往,有外来客人,住宿,游玩,也有本城的人,吃饭,做买卖,每天总有各种声音,有吆喝声,有谈话声,还有心声。

马车穿过街道,行人纷纷然后,毕竟谁也不想被碾压,墨云的马车停在天明楼前,杜吟萱掀开车帘子,探出头,抬头便见着一家华丽的酒楼,当即回头揶揄道:“墨云公子是早有预谋嚯!”

“哈哈,算不上,当见面礼了。”

墨云跃下马车,杜吟萱也跟着下来,等子宁和白苏叶下了马车,墨云领她们进了天明楼,真是晚饭时刻,天明楼宾客盈门,看墨云很娴熟地走到二楼,还知道何处靠窗的那一桌没有人,看来是提前打了招呼。

刚坐下,伙计便过来打招呼斟茶了,墨云点了楼里的多种出名的菜品,等上菜的时间,便喝起茶水来。

杜吟萱迫不及待问道:“要不你现在就跟我说说他与文桑公主的事吧,太吊人胃口了。”

墨云嘴角微微上扬,道:“你想从哪里开始听呢?”

“当然是从故事的开端讲起来啊!”杜吟萱拿起眼前精巧的彩釉陶瓷茶杯,吹了吹热气。

“故事的开端~估计那时十五岁的临也不会知道直到现在,十年过去了,他们还相爱着。”

杜吟萱刚要饮茶,忽闻“相爱”两字,伤怀了起来,抿了一口,道:“继续道来。”

“那次,我与临同行,前往西北汉阳等地治旱灾,出汉阳关便是卫辽之地,有一日,临在边境上从卫辽的凶兽口中救了一个女孩,那女孩跟着他回到了营地,后来,有人来接她,可是她选择了留在临的身边。”

“她那时候应该还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吧?选择留在一个陌生人身边,勇气可嘉。”杜吟萱忍不住插嘴道。

“是,正当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时候。”墨云浅笑应道,两个丫鬟在一旁眼巴巴看着墨云,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她在营地留了两个月,两个月里,他们几乎是形影不离,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临要回金都,她要回汗照国都,我也不知道到底那时的誓言是因为年少无知,还是临真的对一个女孩说了一个一辈子的承诺。”

杜吟萱和子宁白苏皆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了这个承诺,墨云悠闲地饮了一口茶,接着伙计来上菜,一时间搅得她三人不开心了,只好吃起美食解气,墨云摇头浅笑,继续道:“她特别喜欢奇话异草,临说要给她建造一个花园,一个只属于她的花园,种满天下最美丽的花。”

“所以春风阁是为了文桑公主才建的?”杜吟萱忽然明白了为何他当时那么生气,为何会这下合离书。

“是的,临两年前出征,结果战场上又见到了文桑公主,两人身份大白,文桑公主上书请汗照王休战,两国成为盟国。”

“其实更好的结果是两国联姻。”尽管墨云轻描淡写,但是能让两国休战的爱情,杜吟萱由衷地佩服,更希望他们可以修成正果。

“可能临有他的顾虑,当时没有提出,或许是因为他府中尚有妻子蒋氏。”

杜吟萱一听这话不悦了,“他既然心里有文桑公主,又何必娶蒋婉儿?”

“这可能是临唯一一次被迫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每一件现实中会很难的事情,都被墨云一笔带过,杜吟萱忽然感慨了起来。

“原来~他也有被逼迫的时候,后面的事情我也大概知道了,”

“那就多多吃菜。”墨云突然换了一张痞子的笑容,刚才还替王妃担心的两个小丫头,忽然就乐呵呵地笑着。

杜吟萱“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怕你会觉得你的王爷对任何人都是冷酷的,其实,做他喜欢的人,是会甜得像蜜罐一样的。”

“谢谢你,敬你一杯!”

“耶,王妃不喝茶了,要喝酒?”

“嗯,想试试。”

“你酒量如何?”

“好着呢,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这酒好酒呀!”

“这就是你说的好酒量,这还没三杯下肚呢”

“快回去叫你们王爷过来呀”

“王爷,刚才子宁来报,王妃她,喝了点酒,醉了。”

“我没醉,我还能再喝一会。”

“姑奶奶,你再喝,临来了非砍了我不可。”

“不怕的,我都不怕他,你不要怕,我保护你。”

“姑奶奶,你行行好,放下金樽,我们不喝了。”

“放下?那可不行,墨云,今天还真的得谢谢你,我和我夫君的朋友,在这喝着酒,听着我夫君跟别的女人的情深意长,我怎么觉得,我有点伤心了。”

“不是,你也别那么悲观,我觉得吧,人心都是易变的,何况他们两个也好几年没见面了,就只有一份执念留在心里,其实是相当脆弱的。”

“可是,如果他们两个还是那么的相爱,我现在的行为岂不是横刀夺爱,我岂不就是人们口中的破坏别人感情的狐狸精?”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跟临成亲是两国的事,何况,临娶你,也并非是被迫的,哪里存在什么横刀夺爱,你是正妃知道不?”

“正妃?”

“是啊,就算以后临再娶一个媳妇,两个媳妇,或者三四个,她们都只是妾,明白吗?”

“可是,我根本不同意我的夫君再娶媳妇,那不可以。”

“为何?”

“祖上的规矩!”

“西蒙有这个规矩吗?那为何西蒙王也有后宫三千佳丽?”

杜吟萱沉默了,为何?因为她不是西蒙王室的人,她只是巫族的鬼。

“就不告诉你,来,再喝一杯。”

“不行,你这都多少杯了?”

“这是第二杯。”杜吟萱目光迷离恍惚地盯着金樽里的三滴佳酿,仰头一饮而尽,

“临,你可算来了,快让你这王妃别喝了。”

“空空,你可得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灌你家王妃喝酒的”

“墨云公子,我信了没什么用呀,得我们王爷信了才行。”

“哎哟,你就帮我说句好话呗,我也不知道她酒量这么差,一杯就醉了,我更不知的事,她醉了还撒酒疯……”

“……”

“墨云公子有些聒噪,”宇文临

“好,我不说话了。”

“王爷,你好像在生气。”

一直牵着宇文临的手,就像神志不清那日,“王爷的手大了,变胖了!不对,瘦了。”

“胡说什么,把手拿开。”

“嗯,不要,不能放开你的手,我要是放开了,你又要走了!你都不像小时候那么温柔了。”

宇文临一脸茫然。

“杜吟萱,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我当然知道了,怎么会不清楚呢?”

“发酒疯,你可知我靖王府里有一条规矩,不许酒后发疯的人进府。”

“我没醉,我还能走的!”

吟萱下了马车,却摇摇晃晃地走,分明已经醉得站不稳,宇文临不喜欢她这醉态,便一把拉她回屋休息,握紧了杜吟萱的手腕,一拉扯,从骨子里传来的疼意让杜吟萱咬紧了牙关,一张苦脸,疼得快哭了起来。

“疼,疼!”

吟萱一直哭,宇文临见她眼泪簌簌落下,触电般放手,杜吟萱没了个支撑力,歪歪斜斜向后倒去,宇文临干脆就把人抱起,大步流星回房,让韩空去叫太医。

太医给吟萱检查手腕的时候,吟萱乖乖地依靠在靖王的怀里,一动不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一直深情款款看着宇文临,嘴角弯弯的笑容,迷人至极,一只手拨弄着宇文临的发丝。

宇文临道“不许胡闹。”

吟萱摇摇头,一脸不开心,“哼,不要,你又对人家凶巴巴的!”

太医再三把脉,诊不出杜吟萱的手到底是什么伤,眉头皱成了一块疙瘩,吟萱傻乎乎地笑着,手一挥,道“你们都下去吧!”

宇文临好奇道“你到底是醉的还是醒的?”

吟萱眨眼睛,“当然是醒的,你看,三”

宇文临见到她明明做的是四的手势。醉的人永远说自己是醒的。

“本王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醉了就好好休息吧!下不为例。”

“别走了!”

吟萱把站起的宇文临拽了回来,宇文临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床上,杜吟萱翻身压下,还真是沉重得如同死猪,两只手钳着宇文临的两只手,继续嘀嘀咕咕说着一些话。

“王爷,你是喜欢子澜,还是喜欢张迎啊?”

“胡闹”

宇文临要推开杜吟萱,还没碰到她,她却笑哭闹了,又是抽泣喊疼,又是不停地不疼不痒地胡乱打宇文临。

“手疼!你别动我。”

“……”

你手还在打着我呢!疼?心里是火冒三丈,可宇文临还是乖乖躺下,不敢再碰她。

见他又躺回去,杜吟萱抽搭几声,停止了哭泣,委屈又无辜地轻声道:“我没有胡闹,我只是不喜欢你跟太多女人眉来眼去,别人对你暗送秋波,你不许理。”

“包括你?”

“我是别人吗?我是你妻子。”

吟萱扯着宇文临的衣袖,把他的两只袖子打了个结,委婉地说着今天的事,像做错事的孩子在承认错误,“我今天,见到了一个小和尚,他很好看,比你好看,声音也比你声音好听,人还比你温柔,可是,我还是觉得,九百年后,我嫁给了你,说明我们更有缘分……”

“多少年?”

“九……”杜吟萱竖起食指,宇文临只能当她还是在胡言乱语了,说完了话,杜吟萱这才满意地趴在他身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杜吟萱,你知不知道,就你现在这行为,本王可以把你拉出去砍了。”

“……”

怀里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宇文临轻轻推了推趴在她怀里的杜吟萱,她已然没了任何反应。

“杜吟萱,起来,你这样成何体统?”

“~~”

“杜吟萱,你!”

“你这酒疯真是发得本王无力招架!”

第二天,杜吟萱一早天未亮就醒了,发现自己趴在宇文临身上睡着了,一下子惊吓到了,从床上跌了下来。

“王爷您怎么在这?”

“你觉得呢?”

“呃~我也不知道呀,我没把你怎么样吧?”

“你是喝酒喝傻了?”

“我没有,我好着呢!”

站起来觉得头特别晕,特别疼,看着杜吟萱被打了不知多少个死结的袖子,杜吟萱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宇文临道“还笑!解开。”

“哦,好的。”

“一身的酒味,梳洗好了到本王书房去。”

“知道了。”

“我昨晚到底干嘛了?真发酒疯了?”

奥利司他一般要服用多久安徽妇科医院地址发烧反反复复是什么原因

日照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兰州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快速去淤青的方法有哪些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