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十三章 恼羞成怒

2020年03月27日 • 中医丰胸 • 阅读 0

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十三章 恼羞成怒“快走,这里马上就有人过来。”白小懒说了一声,拔脚就跑,唐风紧随其后。这里距离靖安城和天秀宗都

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十三章 恼羞成怒

“快走,这里马上就有人过来。”白小懒说了一声,拔脚就跑,唐风紧随其后。

这里距离靖安城和天秀宗都不远,大概只有十里路左右,刚才白小懒和叶沉秋两人的争斗早已惊动了许多人,天秀高层五人也全部赶了过来。

在白小懒的带领下,两人避开了几波人马,偷偷摸摸地前进。

半晌之后,白小懒才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唐风道:“这里安全了,你以后自己小心点,我走了。”

“谢谢。”唐风点头道,今晚要不是这个女人多加照顾,自己肯定要死在那个叶沉秋手上。

“不用。”白小懒冷冷道,脸上挂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神色,转头才没走几步,身体往前一倾,直接跌了个满面开花。

唐风大惊,赶紧走上前去将她揽了起来,轻声问道:“你怎样?”

“别碰我。”白小懒伸手去推唐风,可浑身却使不出一丝力气,软绵绵的小手抚在唐风胸口,倒有点象撒娇。

唐风看着她那如花似玉的俏脸上一片灰尘,就好像贪玩的猫咪钻进了炕洞被火烧过一样,不由感觉一阵好笑。白小懒搞成这样,唐风也能了解的七七八八。

刚才叶沉秋也说了,他的软剑上淬了一种可以让罡气消失的毒药。估计现在毒性发作,再加上一番大战,白小懒体力透支有点抗不住了。

这个女人是为了照顾自己才被伤成这个样子的,要是自己丢下她不管,万一到时候叶沉秋回头来找她,以她现在猫挠似的力气,怎么能逃得掉?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人家的救命之恩。

“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唐风没理会白小懒的推搡,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朝天秀的方向跑了过去。

白小懒的身材娇小玲珑,浑身上下没几斤几两,唐风抱在手上一点都不吃力,开始的时候这女人还使劲推搡着唐风,可后面见推不动,只是抬头恶狠狠地盯着他,眼眸中似是要喷出火来。

“别这样看我,真是要把你丢下了,我以后都良心不安!”唐风目不斜视地说道。

“你会后悔的!”白小懒咬牙切齿地说道,眼角旁流出两串清泪,将脑袋扭在一旁,装死人。

天秀宗现在夜深人静,基本上所有人都在熟睡,唐风轻车熟路地回到了烟柳阁,将白小懒往自己床上一放,转身在上次买回来的草药堆中寻觅了起来。

白小懒冷眼看着唐风忙着忙那,嘴角浮着一抹淡淡的冷笑。

片刻之后,唐风将几味药材配置好,拿到了白小懒面前。

刚才在外面黑漆麻乌的,唐风还没看清这个女人的脸,只知道长的很精致,现在回到屋内看了一眼之后,唐风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

虽然白小懒脸上还有不少灰尘,但是那精致的脸蛋上,每一个部位都美的如梦一般。

玲珑眼,贝齿咬,连那丝挂在嘴边的冷笑都别有一种让人沉醉的风情。

见唐风直直地盯着自己,白小懒冷笑更甚。姐姐说的很对,天下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见到美女两眼就冒绿光!

“先给你止血。”唐风扬了扬手上的草药,转到了白小懒身后,揭开她肩膀上的衣服,顿时一大片雪白如玉的肌肤印入了唐风的眼帘,欺霜赛雪,吹弹可破。

出乎意料地,白小懒居然没有任何反抗或者拒绝的意思。

伸手捻起那些草药,唐风将草药摁在了白小懒肩胛骨上的伤口上,轻轻地揉了揉。

屋内一时静谧地让人有些尴尬,唐风想起这个女人中毒之后一身罡气都消散了,不由有些可怜她,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

“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会后悔么?”白小懒突然开口道。

唐风摇了摇头:“不清楚。”

沉默片刻,白小懒才轻声道:“叶沉秋的罡心是情花,借助罡心施展出来的罡气会带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若是被比他实力低的女人吸进去,会催动女人最本能的欲*望,如果我还有一身罡气,自然不会害怕。但是现在,我全身罡气尽数散失,而我身边又有一个男人,你觉得等下会发生什么事?”

说完这些,白小懒扭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唐风,眼神虽冷,可脸蛋却有些微红,呼吸也不太平稳。

唐风一愣,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嘴角抽动了两下:“你不会被他的罡气影响到了吧?”

白小懒轻轻地点了点头,双眼显得有些迷离,明媚的眼眸中有一汪淡淡的春水,她低头看了看唐风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唐风赶紧讪讪地缩了回去。

“那现在怎么办?”唐风嘴角干涩地问道,一想起面前这个女人等会可能兽*性大发,唐风就又是期待,又是盼望,又是充满了罪恶感。

“让我先杀了你!”白小懒猛地站了起来,一手揪住唐风的衣领,可手上没使上劲,倒让自己一头栽进了唐风的怀抱中。

呼吸陡然变得急促了起来,白小懒的脸蛋酡红的仿佛喝醉的酒,身形摇摇晃晃,努力保持着头脑中最后一丝清明,恶狠狠地看着唐风道:“你要是敢趁机把我……我对天发誓,绝对会屠你九族!”

说完最后一个字,白小懒娇小的身躯突然在唐风怀中乱拱起来,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声音,唐风搂着这个身体滚烫的玉人,撒手也不是,放手也不是,别提多尴尬了。

脑海中全被邪恶思想占据的白小懒也不知道从哪生出的力气,居然直接将唐风推到了床上,半跪在床上朝他逼近,欲望眼中烧,一步一压倒,衣衫凌乱黑丝飞散风情绕。

“你……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唐风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一天,一瞬间也是满脑子混沌,竟被白小懒逼到了床中央。

看着那双眼迷离,仿佛在雪地里觅食的恶狼一般逼近的女人,唐风蓦然生出一种羞耻感。

耻辱啊耻辱,想我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逼迫到这种程度,日后出门了还如何见人?

恼羞成怒之下,唐风的脑海中莫名其妙蹦出三个念头。

趁她动情的时候把她上了,等她醒了再好好道歉。

趁她动情的时候把她上了,然后自己跑路。

趁她动情的时候把她上了,一刀砍死丢进夜雨湖,一了百了。

这三个念头一生,就在唐风脑海中不断纠缠,怎么也挥之不去。

下一刻,唐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抓住毫无反抗能力的白小懒,将她狠狠地摁到床上,然后……

扬起掌刀,一掌砍在白小懒的脖子上,白小懒闷哼一声,眼睛一闭,彻底昏迷了过去。

儿童止咳药含不含防腐剂小朋友积食吃什么有点盆腔炎怎么办

宝宝一只眼睛老是有眼屎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有哪些
月经褐色量少什么原因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