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赋正文第五十一章深意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大全 • 阅读 0

极赋正文第五十一章深意营养

极赋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深意

四国庙堂上,善于阴谋的臣子,都倾向于鬼谷一派在下着一盘很大的棋。

至于这盘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下的,落子走到了何种境地,无人知晓。

此事过于牛神蛇神,四国的君主起初是颇为在意的,可时间长了,国务繁重,便再也没有关心鬼谷一事了。

人间为免被捕后引渡至美国是个好地方,鬼谷传人总是不经意间便进入了天下苍生的视野里,消失的时候,如流星焰火一般,不元旦将至留痕迹。

子夜和卜桑昔年的功德伟绩,世人均看在眼里。

一时之间,不知多少人,想要拜入鬼谷门下,去修行至高剑术,去学习经从上考场到实兵战场天纬地之术。

却始终都不知晓鬼谷门庭所在之地,这世间见过鬼谷子本人的,眼下来看,怕也只有元正眼前的这位苏仪了。

“不知前辈修行的纵剑术还是横剑术,是否以后也会和自己的师兄或是师弟,各自为政,各为其主?”元正好奇问道。

遇到真正的前辈高人了,元正的问题很多。

如苏仪这样的人物,平日里根本就见不到。

既然能遇上这样的天上人,能多絮叨几句就是几句,最好在攀点交情,日后回归武王府的时候,也能当做一份别致的谈资。

苏仪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修行任何剑术,公子可也不要将鬼谷想的太过于一目了然了。”

元正真的是受教了,那般神秘的地方,岂是自己这种初入江湖的雏儿可以窥探到一星半点的。

“不知先生来西蜀,只是为了故此重游,还是有别的事情?”元正继续问道。

看似浪荡不羁,元正最为精明,能打听到或是推测出鬼谷一派的动静,便等于提前掌握了天下大势的一星半点。

于自己在庙堂之外起势,有着莫大的好处。

苏仪道:“寻龙定穴,看看西蜀的龙脉如何,有些看不真切,我本不想来这里看看的,但师傅让我来这里看看,我便来了。”

口中的师傅,当然就是鬼谷子本尊了。

元正道:“原来如此啊,既然你我在此地相逢,不妨去客栈里喝上几杯,我虽然不是蜀人,可也愿意替蜀人招待一下先生,略尽地主之谊。”

苏仪没有多大的反应,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元正。

这让元正颇为的不适应。

“先生这是何故?”元正心虚的问道。

在天上人面前,元正也的确是自作聪明了一些,被苏仪这么一看,何止是心虚啊。

苏仪道:“师傅让我来这里看看,我就来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我刚来这里,就遇见了你,吸收了纵横两道剑意,如今想来,师傅是不会平白无故的让我来这里,看来我还是有些愚笨啊,直到现在旧事重提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师傅究竟是什么意图。”

元正脑子很灵光的问道:“难道鬼谷前辈,已经料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苏仪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鬼谷一派的传承,断了约莫有五百年之久了,刚好是一个小轮回,也应该有新的鬼谷传人行走世间了。”

“这一次,小友如此特别,或许真的要修行纵剑术与横剑术了。”

拜入鬼谷门下,是世间所有武夫以及读书人的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元正没有这样的想法,他修行的是《沧海六合》,大成之后,近乎无敌于天下,故此他在拜师傅这一块,还真的没有远大的志向。

他修行剑道,只是想要木剑开花出鞘,窥探更多奥秘。

日后无论是捉对厮杀,还是沙场征战,元正都是会以《沧海六合》为主。

拥有顶级功法修行是好事,可也不能太多了,武道修行,讲究的是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精,只要将一件事做好就行了。

尴尬笑道:“我恐怕不行啊,不瞒先生,我是大魏武王的庶子,家中排行老三。”

“日后无论是武王大位,还是仕途,因为庶子的身份,都没啥指望的。”

“我只想老老实实做个武道修行还算可以的江湖野游,过着潇洒自在的日子。”

“没事儿驱车猎鹿,招惹招惹黄花闺女之类的,至于鬼谷一派,我恐怕真的没有那个气数啊。”

苏仪也不生气,对于任何人都想拜入的鬼谷门庭,元正的拒绝,让苏仪反而高兴。

当然,以苏仪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元正体内的六合之气,手中神秘的木剑,以及那玲珑心思。

这是元正敢拒绝的底气,若是元正真的一无所有,自然是不会拒绝这等好事的。

元正很放荡,却也有自知之明。

鬼谷那样的地方,真的不适合自己。

苏仪笑道:“我听说过公子的名头。”

元正一脸尴尬,有些无言以对,估计听说的都是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据我所知,正是因为庶子的身份,令尊颇为为难,你的二位兄长,也不弱于人,日后你的下场,难免逃不过清理门户这四个字。”

“就眼下来看,恐怕公子已经遇到了暗杀自己的人吧。”

“也许接下来的刺客,也不是公子可以应对的。”

“武王的确权势滔天,却也无法面面俱到,尤其是对公子这样的庶子。”

元正无言以对,也没有生气,苏仪说的是实话。

武王府里,所有人都叫元正为三公子。

可称呼元他们就在那里出现。“也许我们比不上专业工作者青的时候是大殿下。

称呼元麟的时候是二殿下。

元正也曾幻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人称呼一声自己为三殿下。

“先生所言极是。”元正没有半点脾气。

苏仪道:“鬼谷之地,就在秦岭深处,那里司南无用,老马也不识途,公子若是去了那里,不但可以避祸,也可以学到本事,何乐而不为呢。”

听上去,这是元正无法拒绝的邀请。

可元正反驳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我不强求,只做自己,恣意妄为。”

苏仪道:“可有的时候由不了你,连我都不曾知晓,师傅竟然会知道公子在这里吞噬了纵横两股剑意,这何尝不是一种命数。”

谈及风水气运,命数五行这些事情,恐怕谁也搞不过出自于鬼谷一派的人吧。

元正依旧笑着摇了摇头,旋即转身就走,万里烟云照顺从的跟在后面。

苏仪看着元正即将远去的背影,笑了一声,说道:“莫非公子不想知晓手中木剑是何物,不想知晓长生之术,更不愿知晓公子生母昔年是因何而死吗?”

闻得此言,元正霍然转身,一脸狰狞。

“先生有话直说,无需拐弯抹角。”元正怒道。

元正的生母,听闻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可为何而死,武王元铁山至今没有给过元正一个明确的说法。

只是告知难产而死,可元正打死都不相信这件事。

始终认为,生母之死,和秋华王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惜没有证据。

父王对此事,也是鲜少提及。

苏仪淡淡笑道:“随我去了秦岭,不就什么都知晓了,我也不知道,可我的师傅鬼谷子,总能给你一个明确的说法。”

元正有些头晕脑胀。

他分析过苏仪说过的每一句话,思量过脸上每一个微妙的表情,却始终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云里雾里,看不真切,是元正对苏仪的第一印象,似乎现在还在第一印象里。

涉及到了命数气运这些事,元正也只能被苏仪这样的天上人牵着鼻子走。

“我为什么非要进入鬼谷门下,难道有些事,凭借我一己之力,真的无法做到吗?”元正怒问道。

苏仪一脸平静,温和笑道:“少年时期,总认为自己可以改变环境,中年时才慕然醒悟,环境可以改变人,人无法改变环境。”

“难道公子就真的没有想过亲手劈开这暮气沉沉的乱世?”

吉首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兰州男科医院哪好
绥化哪家牛皮癣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